新闻中心  >  您当前的位置 : 石油人物

  济道岭山中有豹,野猪和蛇,夏季狂风骤雨雷暴频发,山高谷深,破碎山岩经常崩塌滚落,时刻威胁着巡线人的安全。

  济道岭铁汉坡,这个由27个连续陡坡组成的名字,坚毅中透着一种豪迈。这道坡,只是中石油北京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山西输气管理处(简称北京管道山西处)27个铁汉坡中的一个,但成为这支管道铁军的典型代表。

  今年9月中下旬,记者在横穿陕京管道山西全境的采访中,追随着北京管道山西处管道巡线人的步伐,亲历了济道岭上巡线的全过程,了解到他们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,看到了石油精神及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在他们身上的真实体现。

王永华(右)与李志明在现场巡检。

  一次这样的巡线

  一次别样的采访

 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也是管道人最忙碌的时候。9月中旬,自陕京天然气管道系统安全度汛以来,北京管道公司迅速组织沿线水害隐患大排查,及时进行水害修复治理,为今冬明春的首都北京及管道沿线冬季保供做好准备。

  9月19日,北京管道山西处党委书记,处长王志伟一行8人,结合主题党日活动,以“飞检”方式,一头扎进太行山区,对盂县作业区管道线路维护情况展开专项检查。重点对汛后秋季水害调查,高风险点管控情况,水保工程维检修,站场生产运行等方面进行排查,抓实做牢基础工作,确保管道安全平稳高效运行。

  在攀爬又烧铁汉坡时,盂县作业区主任郭俊明差点滑落山下,下山途中他又摔倒在地一时无法起身;在约1公里陡坡巡线中,王志伟一脚踩进草下陷洞,腿被石头剐伤,员工王祥龙下坎时被石头碰伤腰部却装着没事,其他人或被荆棘刺伤,或被蜜蜂虫蚁叮咬……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挂了点“彩”。

  为了进一步验证铁汉坡巡线的艰险,9月23日,记者又跟进另一支队伍,在吕梁山区济道岭当了一天巡线工,行进10余公里,从早上到下午,用时10个小时。如果我不参加,平常他们只需7个小时。

  济道岭位于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,静乐县和阳曲县交界处,长达百余公里,四面环山,山势险峻。

  济道岭铁汉坡有27个陡坡,其中5个坡度在70度以上,从披头沟,乱石坡,鸽子崖,碎石崖,望仙台,小石难和大石难这些地名中就可以感知到行路难。

  巡线难度最大的坡在乱石坡至望仙台段,在“两山夹一沟”的山洪冲沟中,地势险峻,山石嶙峋,进沟50米远手机没有了信号,水保年年修年年水毁,沟中大小乱石混杂,长约1.1公里,落差295米(海拔1172米-1467米)。

  在这条最高坡度超过72度的冲沟中,没有路,下脚之处的乱石就把我的双脚硌得生疼,脚下滑动的碎石让人有如踩着一对轮滑,一不小心就会摔倒甚至滚下山去,险象环生,苦不堪言。

  在攀爬过程中,有经验的员工发现野猪刨出的坑,周围全是新鲜脚印,巡线工戎文林告诉大家不用害怕,虽然野猪具有很强的攻击性,但看到这么多人早跑了。他说豹子一般都在山谷里活动,也回避着人,就怕它突然袭击;那次遇到一条像胳臂一样粗的蛇,他驱赶几下蛇就走了。

  说着,戎文林亮出手上的板斧,笑着对我们说:“有了它,我对豹子,野猪和蛇都不害怕。另外,我还可以用它清理桩子周围杂草,当铁锹翻土埋桩,手握铁斧倒拄就是我的登山杖。”

  在我们担心他带着这么重的东西巡线是不是太重时,他告诉大家在济道岭上的最大危险其实是雷暴天气。他说:“有一次在岭上遇上雷暴天,可把我吓坏了,感觉雷暴就在头顶上炸响。济道岭这地方经常一到中午就变天,我现在都是天一亮就上山,中午12点下山。”

  过了鸽子崖,碎石崖段更陡,还有几条大冲沟。老戎说济道岭夏天几乎天天有雨,狂风暴雨雷电交加,冲沟是洪水冲出来的。

  翻过碎石崖,上到望仙台,到达第一段陡坡最高点,海拔1467米,从这里开始有了伴行路。不过,岭上迎面而来的山风,把满身大汗的我们迅速吹了个透心凉。也因为济道岭上“一年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”,今年有风力发电在不远处的山脊上建成。

  从披头沟到望仙台,我们用时1小时50分。

  在山脊上的巡线中,戎文林指着一棵一半焦黑倒下的树对我们说:“你们看,这棵树就是半个月前被雷电劈倒的!”

  看到这棵被劈了开“花”的树,与他们平时巡线必须测试的电位测试桩在一起,记者的心突然被紧紧揪起,眼前仿佛划过一道闪电并看到无处躲藏的巡线人……

一把板斧,伴随戎文林巡线17年。

  一对这样的搭档

  一对今天的铁人

  在巡线过程中,记者边走边跟大家聊天,以不经意的方式了解到戎文林和李志明身上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戎文林,今年52岁,个子不高,清瘦精干,皮肤黝黑,笑起来双眼眯成了一条缝。在济道岭上巡线17年,长年的风吹日晒让他的外表上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许多。但爬坡上坎他却如履平地,他说这些年自己从来没有生过病。

  油气管道安全管理的核心任务就是危险源辨别,风险评价及风险控制,避免各种健康,安全和环境事故损失,保障企业安全。尤其是油气长输管道具有点多,线长,面广的特点,安全管理难度更大。所以线路巡护检查检测是保证管道安全的重中之重,巡线工因此而被视为管道上的“排雷兵”。

  巡线工的工作是一个人的战斗,工作要求他们必须徒步丈量管道上的每一寸土地,确保管道安全无忧。在我问他17年在济道岭巡线最难忘的事情时,他“嘿嘿”一笑说没啥。

  管道工程师李志明接过话,告诉大家:“2018年2月8日,正好是小年,老戎在碎石崖附近发现桩体有些倾斜便上前扶正固定。由于冰雪湿滑,老戎脚下一滑,摔跌倒在一块锋利石头上,把臀部撕开一道5厘米长,3厘米宽,2厘米深的大口,并扯出一块皮肉,鲜血直流。他忍着剧痛,就近找到一种叫马皮泡(也称灰包)的止血草药先行止血,连忙下山就医。走到4公里外的村卫生所,由于伤口较大无法处理,朋友把他送到镇医院缝了13针才把伤口处理好。大夫都佩服他,流了那么多血,裤腿都被打湿了,血都流到了鞋子里,他缝完针又跟没事人似的回家了。”

  “还没完呐!”李志明接着说,“关键是他没跟我说,第二天还照样巡线。三天后,我跟他一起巡线,发现他走路一瘸一拐的,在我的追问下他才说的。我问他为什么不说,他说怕给单位添麻烦。”

  戎文林不好意思地说:“是嘛,那有什么好说的嘛!”

  李志明还告诉我们:“老戎每次巡线都跟‘跑山’的采药人一样随身带着针线包。2013年9月,他在碎石崖摔倒,左手背上划开一条大口子,他用自己的右手缝了4针就完事了。”

  在场的人为之感到震撼。此次巡线的唯一女员工海丽霞采来一束野花送给他,感动地说:“送给我们今天的铁人!”

  下山途中,在背人之处,记者请他掀开裤子,看到他左臀上那块如成人拇指般大小长短的疤,心头不免一紧,可以想象到他当时的那种疼痛……

  后来,记者了解到,李志明身上的故事同样让人感慨。

  李志明毕业于太原科技大学安全工程专业,2011年到阳曲作业区工作,负责济道岭陕京三线断电电位测试,徒步巡检排查水毁和维护地面标识等,常与戎文林搭档巡线。

  2013年汛期的一个下午,他被同事扶进阳曲县人民医院,诊断为静脉炎,已经感染到大腿根部,如不及时治疗会发展为败血症甚至截肢,好在经过治疗渐渐痊愈了。原来,那一段时间,暴雨不断,白天查看水毁现场,晚上整理资料,在一次雨后济道岭上巡线中摔了一跤,脚上伤口导致了感染。事后站长问他,他说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,因为他是站上唯一党员,当时人员紧张,他只想多为大家分担一点。

  2017年10月,线路迎来了最繁忙的季节。在进行换桩测量确认时,李志明脚踝严重扭伤,大家急忙把他送到50公里外的县医院,经检查,幸未骨折。考虑到站长已有很长时间没休假,他决定隐瞒病情,在床上办公,大家遇到的现场问题就与他通过微信视频解决。最难的是,那半个月他连上厕所都无法下蹲……直到站长休假回来他才说起这事。由于当时没很好医治,脚踝留下了病根。

  2019年4月,清明节期间,阳曲县东黄水村突发山林大火,严重威胁到陕京管道安全。熟悉现场的李志明与3位作业区同事一起,冒着熊熊山火,漫天浓烟,左冲右突,配合地方救灾队伍全力抢开防火隔离带,在风向不断变化,随时可能被山火围困的险境中,哪里有管道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,直至坚守到最后一台救火机械设备撤离现场。经过两天一夜的连续奋战,森林大火被扑灭,保证了管道安全。

 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李志明夫妻俩一个奋战在保供一线,一个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。今年8月30日早上7时,好不容易轮休回家的他,突然收到光缆报警信息,他立即将4岁的孩子送到在医院工作的爱人手上,急忙转身打车奔往事发地点。因当时走得太急带走钥匙,致使爱人下班后都进不了家,等他回到家时已是晚上,孩子已在楼道里等他的爱人怀中熟睡……

巡线人在被雷电击倒的树前午餐。

  一群这样的铁汉

  一种精神的体现

  陕京管道山西段全长1027公里,管道穿越黄河,吕梁山区黄土塬和太行山山脉,地形地貌非常复杂。在27个50度至85度的高山陡坡之间,需手脚并用攀爬的陡坡有18个,巡线难度大,风险高。

  在八达岭长城一带,好汉坡是一段陡坡,顶峰海拔868米,上有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石碑,取自毛主席的诗句。好汉坡因此得名。后来许多有山的地方就有好汉坡,好汉坡成为接近山顶一带陡坡的代名词。

  而在管道人巡护的高山陡坡段,不是简单的爬坡上坎,是每天的工作,而且是与高危,易燃,易爆的在役天然气管道为伴,时刻在查找并防范管道的安全隐患,每天还面临着高山陡坡和荒野之中的种种风险与挑战,多重危险叠加,没有铁人的意志品质,没有真正的好汉精神,是无法真正完成任务的。为此,山西处结合自身打造管道铁军品格的内在要求,对这些坡都赋予了铁汉坡的名字,凝练了“不畏艰险,勇往直前”的铁汉坡精神。

  23年来,这个处将大庆精神铁人精神与吕梁精神和太行山精神结合,打造了一支我国管道运输业的铁军队伍。截至今年9月底,山西处已累计输送天然气3100亿立方米,连续安全运行8450天,为保障首都北京及管道沿线近2亿人的民生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在9月19日的太行山上巡线中,郭俊明告诉记者,沙井铁汉坡穿越长度约1.56公里,坡度85度,翻越难度极大,极易引发人员跌落山下伤亡的风险。因此,每次都是两名巡护员工分别从山坡两面攀上山顶,相向而行才能完成巡护任务。

  员工们说,在沙井铁汉坡,他们每次进山巡检,电位测试时,都是结伴而行,全副武装,手持打蛇棍,一个人是不敢进去的,以免发生危险而无人救助。

  在泊水山铁汉坡,陕京管道翻越天柱山黄土塬,坡长1.8公里,杂草密布,管道上方易发冲沟,塌陷和暗洞,极易引发人员摔伤和跌入暗洞的风险;在上南铁汉坡,树木杂草密布,蛇蚁横行,野猪成窝,偶尔还伴随着一两声狼嚎,员工时刻有被野兽袭击的危险,且一旦降雨后,山体湿滑,极易滑倒跌落山底,巡检风险极大。可以这样说,每一个铁汉坡对巡线人都是一种挑战,每一次巡线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历险,每一个巡线人都是一个故事。

  23年的历练与锤打,山西处打造了一个管道铁军“铁汉群”,在保障首都北京和管道沿线的天然气供应中发挥了骨干脊梁作用,用连续安全高效平稳运行,中国石油集团优秀基层党组织等业绩向国家交上了一份合格答卷。

  作为“铁汉群”中的一员,王永华是铁汉的一个突出代表。17年来,他从济道岭等铁汉坡走来,从一名普通员工成长为工程师,副站长,站长,到目前的阳曲作业区主任,他用技术上的勤于钻研和勇于突破,管理上的深入探索和大胆实践,创新上的以问题导向刻苦攻关,文化引领上的直面困难越是艰难越向前,实现了从职业和铁军品格的升华,他带领的作业区成为公司改革发展和安全生产工作的排头兵。仅以2019年为例:他们是第一个率先实现机组自主4K保养的作业区;第一批获得公司“一级标准化站队”称号的作业区,并荣获集团公司HSE标准化先进站队称号。

  在济道岭铁汉坡巡线,罗波摔伤了膝盖半月板,从来没对人提起。2016年夏季大汛,罗波每天徒步沿途踏勘水毁,手持打狗棍防止野兽袭击和毒蛇攻击,一周跑了13趟来回,磨坏了新买的鞋底,脚底,脚指头都是血泡。今年汛期,连续3个月24小时不间断巡护在吕梁山区的管线上,女儿高考和父母生病他都无法回家照看。

  在天柱山铁汉坡,今年46岁的吕怀俊,负责长6.4公里,80%的道路为荆棘遍布的山路,每天徒步往返于海拔1600多米的管道巡护路上。9年来,他没有节假日,天天都是工作日,他用脚步丈量了2万多公里巡护路,一个人,用一生情,走出了一条路。他说,只要他干得动,就一直会守护好这段线路。

  记者看到,在这些铁汉坡上巡线,中国石油人就是时刻与这样的风险和艰难作战,无论暴风骤雨还是冰天雪地,天天如此,年复一年,不为外人所知。

  记者跟着他们当了一天巡线工,感受到的是陕京管道人在这里面对的生死考验,看到的是这群石油人的默默无闻与拼搏奉献。

  何意百炼钢,化为绕指柔。正如王永华所言:“有我们在,请祖国和人民放心!”

王志伟带领队伍扎进太行山中“飞检”。

  延伸阅读

  ● 济道岭坐标

  济道岭位于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,静乐县和阳曲县交界处,属山西省云中山自然保护区,长达百余公里,四面环山,山势险峻,雨水冲刷严重,遇有洪水暴发,易发生山体滑坡,泥石流等自然灾害,少有人烟,野生动物有金钱豹,野猪,原鹿,金雕和蛇等。据周边村民介绍,过去有采药人在山中遇险身亡。

  ● 济道岭铁汉坡

  陕京三线从阳曲县六固村披头沟上山,经乱石坡,鸽子崖,碎石崖,望仙台,小石难,大石难等陡坡段,桩号S3b-1316至S3b-1428,全长7.11公里。

  济道岭铁汉坡由连续27个陡坡组成,坡总长5.3公里,其中坡度在45度至70度的有22个,70度以上的有5个,最高海拔1688米。巡线难度最大在乱石坡至望仙台段,为一山洪冲沟,沙粒,砾石,岩石混杂,地势险峻,长1.1公里,落差295米(海拔1172米-1467米),为野猪等野兽下山饮水觅食的通道之一。

  ● 山西处铁汉坡

  北京管道山西处铁汉坡由27处坡度在50度至85度的高山陡坡群组成,需徒步巡线里程55.04公里,其中坡道段总长度为22.19公里,需手脚并用攀爬的陡坡有18个,巡线难度大,风险高。

  ● 铁汉坡精神

  从1997年成立以来,北京管道山西处实行“军事化”管理,通过武警管桥及组建预备役部队“应急救援部队”锤炼作风,全力打造“听党指挥,执行有力,勇于奉献”的管道部队,造就了一支管道运输行业铁军队伍。铁汉坡是一种精神,是“不畏艰险,勇往直前”的精神,是拼搏奉献,干事创业的精神,是勇挑重担,挑战禁区的进取精神,更是一种可持续高质量发展需要大力弘扬的新时代精神。

版权所有:澳门新葡亰app登录官网 |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

电话:010-62094114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4523205 | 编辑信箱:news@vip.oilnews.cn

Baidu